新聞首頁
福建新聞
上海新聞
商會新聞
登錄
注冊

本網:閩東紅色之旅 凌福順與蔡威的故事(圖)

上海福建人 新聞中心 2005-07-14 來自:福建旅游之窗 作者:文圖:福建省旅游信息中心 陳楓 | 福建旅游之窗 fjta.com 訪問量:1104
< >
核心提示:編者按:在今天美麗溫柔的鯉魚溪畔、漁排接天的三都澳邊,曾經孕育出閩東革命眾多優秀兒女,他們鑄造了一段輝煌的閩東革命歷史。下面介紹的兩位歷史人物雖然只能讓我們對閩東革命歷史有些微

    編者按:
    在今天美麗溫柔的鯉魚溪畔、漁排接天的三都澳邊,曾經孕育出閩東革命眾多優秀兒女,他們鑄造了一段輝煌的閩東革命歷史。下面介紹的兩位歷史人物雖然只能讓我們對閩東革命歷史有些微了解,但卻能使我們在游覽閩東美麗山水的同時,感受到另外一種悲壯而深沉的情懷,也許,這就是紅色旅游的意義所在,理解過去的艱難使我們倍加體驗今天的風景之美。

十字架上的烈士——凌福順



圖為鯉魚溪畔的周寧革命歷史陳列館凌福順烈士犧牲前照片資料
當年從敵人手中繳獲的原照收藏于中國革命博物館

    凌福順,1912年2月生于周寧縣浦源鎮端源村一個貧窮的農民家里。今天,他那張全中國獨一無二的在十字架上就義的烈士像就掛在鯉魚溪邊的革命史跡陳列館里。這讓我們有理由想象出生在浦源鎮的他從小就在鯉魚溪邊玩耍長大,他小時候應該和那些一邊吃飯一邊挑出飯粒喂魚的孩子沒有什么兩樣,不同的是,他也許是個特別頑皮的孩子,在后來短暫的革命歲月中,他表現出了天生的軍事才能。

    1932年,閩東地區的革命進入武裝斗爭新時期。在地下革命同志的引導下,4月,20歲的凌福順加入周墩地下革命組織。兩年后,根據凌福順在斗爭中突出表現,經特委批準,由王大堯等同志介紹,他光榮地加入了中國共產黨。8月,閩東工農游擊第十一支隊在城關附近坂頭林成立,凌福順任隊長。11月1日,在葉飛同志親自主持下,召開群眾大會,成立了周墩蘇維埃政府,凌福順被推選為軍事委員。1935年4月任中共周墩縣委執行委員,同年8月任中國工農紅軍閩東獨立師周墩獨立營營長,率部參加肖家嶺戰斗。

    凌福順的軍事才能使他經常在敵人眼皮底下活動,有時穿長衫戴禮帽,裝成商人模樣;有時穿棕衣戴斗笠,又成了地道的農民。戰士們叮囑他注意安全,他說:“怕什么,到處有我們的群眾哩。”在群眾的掩護下,他開展的對敵斗爭如魚得水。

    1936年2月,為了籌劃經費,進一步打開局面,凌福順再一次赴建甌。當時他有病在身,住在一群眾家里,一邊看病,一邊組織人馬打土豪。4月初,凌福順只帶七、八個隊員從建甌回到周墩。5日這一天,他單身潛回浦源村了解敵情,不料,行蹤被敵人發現了。周墩國民黨保安第五團調一個連兵力,由團長親自帶領向浦源村撲來。面對敵人的兇殘氣焰,為了不讓革命同志被敵人發現,凌福順不顧自己的安危,憤然對匪兵開了槍,把敵人引向自己。槍聲一響,敵人立即從四面八方向他撲來。凌福順將最后一顆子彈打進自己脖子,但沒打中要害。他發現自己還活著,就從樓上跳到房子后院。白匪循血跡找到后院,凌福順就這樣被捕了。

     凌福順被押到周墩城,關在一個地主家里。敵人用封官許愿收買凌福順的企圖失敗后,露出兇相,對他施加種種酷刑,但仍沒能得逞。

    1936年4月25日,年僅24歲,參加革命4年的凌福順被敵人綁在一棵老樹前的十字木架上。反動派不想簡單處死他,于是用刀和錐子,一刀一刀割下他的肉,有如古時候的“凌遲”酷刑。最后,他們還不解恨,竟挖出他的心肝炒了吃!?我們今天很難想象當年那些敵人為什么如此憎恨一個年僅24歲的青年革命者,以致于要用到如此慘烈而沒有人性的手段才能發泄胸中的怒火,我只能猜想,這個農民的兒子太勇敢太厲害了,他雖然只參加了4年的革命,但他在當地的革命活動中起到的作用一定非常大,令敵人聞風喪膽。

    有意思的是,這個講義氣重節氣的年輕人居然在臨死的時候還嫌敵人處理自己的手腳太慢,資料記載:當敵人慌慌張張用大釘在他的手掌、腳掌上亂釘時,凌福順怒斥:“蠢貨,從骨縫釘進都不懂嗎?”

    就義前,他拼盡全身力氣高呼:“父老鄉親們,死沒什么可怕,我凌福順雖絕代,革命永遠不會絕代,你們要永遠堅持……”   

    溫柔敦厚的浦源鯉魚溪養育出了如此熱血壯烈的后代,讓我們對這條溪水的歷史有了不一樣的感受。2005年7月12日這一天,那些首批參加閩東紅色之旅的大學生們,聽著講解員的講解,有很多不忍直視掛在墻上的這張就義照片。據了解,這張照片還是當年從敵人手中繳獲的。
   
    凌福順,他為鯉魚溪的護魚歷史添上了特別重、特別不一樣的記載。他保護的當然不僅僅是這些魚兒們,但有誰說他對幸福和平生活銘心刻骨的愛不是伴隨著這條溪這些魚一起成長起來的?



悠閑幸福的魚兒們

 

“永不消逝的電波”——蔡威



圖:蔡述波在紅軍洞講述爺爺蔡威烈士的故事

    讀過中學歷史課本的人都知道紅軍長征途中,毛主席英明決策指揮紅軍四渡赤水,從而擺脫了敵人的圍追堵截,取得了長征的主動權。但我們往往不知道,為毛主席的英明決策提供準確情報支持的是一位默默無聞卻讓敵人摸不著頭腦的密碼電報破譯高手——時任紅四方面軍無線電二臺臺長蔡威。

    蔡威,原名蔡澤鏛,1907年3月生于福建省寧德城關,后成為鄂豫皖蘇區和紅四方面軍無線電通訊及技術偵察工作的創始人之一。

    從1932年2月紅四方面軍在鄂豫皖蘇區繳獲敵軍兩部完好無損的電臺開始,蔡威運用在黨中央舉辦的特科無線電訓練班學到的知識,深入研究敵人情報特征,與“一臺”的宋侃夫、王子綱一起逐漸破譯出敵一般電文與密碼,并在以后的戰役中接連破譯敵方密碼電報,在1933年到1934年反“三路圍剿”、“六路圍攻”的幾大以少勝多的戰役中提供準確情報。他甚至破譯出蔣介石嫡系部隊的電報,為紅四方面軍和川陜根據地迅猛發展建立奇功。

    接連的失敗使敵人對紅軍破譯技術十分恐懼,他們經常變換密碼本,單雙日、上下午更換密碼,甚至一份電報前后用不同密碼。但當時的蔡威對敵電臺破譯技術已經非常熟悉甚至到了出神入化的地步,有時能做到邊收邊破譯出電文。一次戰役前,紅四方面軍總部下令稱:“敵次日凌晨5點鐘進攻,我軍4點進入陣地。”二臺提供的情報準確無誤,敵軍“自覺”走入已經為他們準備好的“墓地”……

    蔡威在“看不見的戰線上”屢建奇功是他用廢寢忘食的工作換來的。有一次電臺的同志在工作室安上火盆供他烤火取暖,可他竟不知不覺把腳伸進火盆,鞋子、西裝褲全燒著了。此外,破譯工作還常遇到危險。一次敵人追捕二臺,在相距僅二、三百米的情況下,他急中生智,將身上帶的30多塊銀元灑在路上。在敵人搶錢的時候,雙方拉開的距離。途中,他把密碼本掏出,撕碎了塞進口里,猛嚼硬咽吞了下去……

    蔡威使紅軍對敵情了如指掌,前方一些指揮員問紅四方面軍政委陳昌浩:哪里來的這么準確的情報?陳政委恢諧地回答說:“我啊,房間里供著一尊‘菩薩’,敵人準備進攻時,‘菩薩’會告訴我。”

    惡劣的環境和長期忘我的工作嚴重損壞了蔡威的健康。1936年8月,他因過度勞累,又患胃病、腸炎,染上重傷寒病。總部全力搶救,朱德總司令、徐向前總指揮等都來看望他,并派當時最好的軍醫傅連璋為他醫治。蔡威終因醫治無效,于1936年9月22日在甘肅省岷縣朱爾坪小鎮病逝,時年僅29歲。正在指揮作戰的徐向前總指揮專程從前方趕回,向蔡威遺體告別,高度評價了他為紅四方面軍的無線電通信及技術偵查工作的重大貢獻,贊揚了他為黨為人民的事業鞠躬盡瘁的一生,稱他為“無名英雄”。蔡威烈士的遺體當晚安葬在朱爾坪鎮小河邊山洼內。

    毛主席在延安時曾對宋侃夫說:“紅四方面軍電臺同志有功勞。在我們困難的時候,特別是在四渡赤水和在云、貴、川、湘一帶遇到困難時,是你們及時提供了情報,使我們比較順利地克服了困難。”



圖:翠屏湖畔,古田烈士后代為參加閩東紅色之旅的大學生講革命故事

 

相關閱讀
黃大件三肖中特期期准